习惯后的放不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大篷车上最后的日子

写这篇博客的时候已经在南京了。

一个月来每天都能看到的它,他,她都见不到了。

不是悲伤,是突然消失后的抽离感。不习惯。

我们各自奔走。期待再见。就像Hannes说的,bis China oder Deutschland.

最后一站。世界外国语中学。

我们好像都在兴奋中期待着结尾的这个时刻。Hannes,余袅姐,曦白姐,希希,Daniel,聪聪,当然还有我。好像把所有余量都释放出来了。尽全力让我们心爱的大篷车活动有一个浓墨重彩的尾巴。

德语班被分成三部分。大部分学生刚刚接触德语,还是话未成句的时候。没关系,一路上积累起来的经验足以能够处理好这种矛盾。我们两部分结合。一部分学生先在教室里看一部叫《小不点与安东》的儿童影片。这部影片非常的地道,原汁原味刚刚对上了我们的目的性。就是想让刚刚接触德语的学生感受那种新鲜气,感受真实的德国,感受文化间的差异。而且两个主人公,是十岁的小孩。语言的表达也正适合初学者。看完电影片段之后便是一个简短的讨论。出发点还是比较中德的差异。有学生说:“小不点怎么能跟她妈妈这样吵架呢。要是我妈,早就把我狠狠教训一顿了。”总之考虑种种之后我们才会决定怎样开展活动。大篷车上则是Hannes边放映边讲解的印象德国的照片。Hannes跟学生们是一呼百应,讨论声,大笑声,朗朗声,都是声声入耳,回荡不绝。

一声下课了,我们知道我们也要回家了。

我们四个实习生中我跟希希是每天每站每个环节都参与了。看着我们的这个小团队在大半个中国一路发光发热过来。真心的想喊出爱你们这句话。

当然我们不是每时每刻得到的都是表扬声,也有批评。但是走到最后回忆起来,觉得这些批评建议来的不是当头一棒而是拨开云雾见未来的忠言。感谢Hannes,感谢Mona,感谢余袅姐,感谢曦白姐。有时一个人从此时就开始转折了。我爱大篷车。我爱为大篷车努力的每个人,我也爱我自己。嘿嘿。

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我在装礼物袋,我在上课,我在翻译,我在照照照……厄,疯了……

跟我们四个最亲爱的H,M,N,X分别来个大大的拥抱,用那个大相机照下大篷车前飞起来的我们。

送走大篷车,送走我们的“老师们”。

空空的操场让我从现在就开始思念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llgemein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Comments are closed.